<menu id="0ewkg"><code id="0ewkg"></code></menu>
<sup id="0ewkg"><samp id="0ewkg"></samp></sup><optgroup id="0ewkg"></optgroup>
<center id="0ewkg"></center>
<noscript id="0ewkg"></noscript>
<tt id="0ewkg"><optgroup id="0ewkg"></optgroup></tt>
<tt id="0ewkg"><code id="0ewkg"></code></tt><tt id="0ewkg"><code id="0ewkg"></code></tt>
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新聞發布 > 正文

上海婦女發展40年:成就、趨勢和挑戰

時間:2019-11-22 17:03

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伴隨著創造經濟奇跡的歷史進程,在人類發展領域也取得巨大成就,于2011年邁入高人類發展水平國家行列。上海作為我國人類發展指數最高的地區之一,其婦女發展和性別平等事業在這一偉大歷史進程中經歷了巨大的變遷,婦女事業穩步發展。報告總結了40年來的歷史性成就和特征,分析了目前面臨的挑戰和機遇。

1、婦女權益政策法規、女性組織制度不斷健全

20世紀80年代以后,上海在全國率先制定的《上海市保護婦女、兒童合法權益的若干規定》(1985年),90年代之后,上海市政府先后制定修改了《上海市女職工勞動保護辦法》(1990年)、《上海市母嬰保健條例》(1996年)、《關于本市建立法規政策性別平等咨詢評估機制的意見》(2017年)、《關于加快推進上海市母嬰設施建設的實施意見》(2018年)等一系列保護婦女權益的地方性法規、規章和政策,有力地推動了本地婦女權益的進程。

改革開放以來,上海市婦聯組織體系的形式和功能日趨完善,全市逐步形成了一個組織網絡健全、工作渠道暢通的婦委會工作系統。21世紀以來,市婦聯積極配合市婦兒工委創新工作機制,在全國首創了多項工作機制,加強從源頭上代表、維護、保障婦女兒童的合法權益。

2、女性平均預期壽命提高,達到極高人類發展水平

隨著醫療技術和公共衛生服務的進步,癌癥等疾病死亡率改善,人們的健康意識和生活方式不斷改進,

上海女性和男性的預期壽命不斷提高。改革開放40年來,上海女性的預期壽命從1978年的74.8歲上升到2017年的85.9歲,上升了11.1歲,高出全國平均數6歲多,在各省市、自治區、直轄市中始終位居首位(除了香港和澳門),也在極高人類發展水平之上。歷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上海女性的壽命顯著高于男性,兩性平均壽命差距始終近5歲。四十年來,上海男性從1978年的70.7歲上升到2017年的81.0歲,上升了10.3歲。上海女性的預期壽命于1999年就達到80歲以上,而男性的預期壽命則在2011年才達到80歲以上,比上海女性晚了11年。

圖1 2015年女性平均壽命的國際比較

image002.jpg

資料來源:聯合國開發計劃署:《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16》。

3、孕產婦死亡率下降明顯,接近發達國家地區水平

孕產婦死亡率是反映一個國家或地區政治、經濟、文化及醫療衛生水平的綜合性指標,也是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之一。自1980年以來,上海女性的生育安全取得了很大進展,1980年至2015年間,孕產婦死亡人數下降了77%,孕產婦死亡率從每10萬活產30.1人降至6.7人,遠低于全國平均20.1人。按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孕產婦死亡率每10萬活產低于10人被視作最好水平,上海自2000年來基本保持在10/10萬以下的最佳水平。從國際比較來看,也遠低于極高人類發展水平的14人。

圖2 1980-2015年上海孕產婦死亡率變化趨勢

image004.jpg

資料來源:1980~2006年數據參見上海市統計局編:《上海統計年鑒》相應年份;2007~2015年數據參見相應年份

上海市衛生數據。

注:孕產婦死亡率的統計口徑從2007年開始由戶籍人口改為常住人口。

4、醫療保健服務優化,婦科病普查與治療率大幅提升

婦科病、乳腺癌是危及女性健康與生命的重要因素,依照《勞動法》和《女職工勞動保護條例》,在職女職工每兩年進行一次“兩病篩查”。 2007年以來,政府開始向生活困難女性和退休女性提供免費篩查服務,作為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項目長效化、常態化、規范化開展。婦女病普查人數總體呈上升趨勢,從1987年的39.17萬人增至2016年的80萬人左右,增幅達1倍。特別是自2007年向退休及生活困難的女性提供乳腺病、婦科病的免費篩查以來,婦女病普查人數快速增長,2008年高達至91萬人。2007-2014年間,退休婦女和生活困難婦女免費接受篩查人數達到335萬人次,占接受婦女病普查人次的半數以上。與此同時,1987年至2016年間,上海女性的婦女病患病率整體呈下降趨勢,從37.5%下降至30.8%,而婦女病的治療率大幅提升,從1987年的69.2%升至2016年的95.8%,而且自1993年后,平穩保持在90%以上。

圖3 1987-2016年婦女病普查人數、患病率與治療率

image006.jpg

資料來源:1987-2008年數據參見上海市婦女聯合會、上海社會科學院編:《上海婦女60年發展報告》,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10年版;2009-2016年數據見參相應年份的《上海統計年鑒》。

5、女性受教育水平顯著提高,性別差距持續縮小

改革開放以來,上海女性受教育水平不斷提高,低教育水平人口比例不斷下降,高教育水平人口比例不斷上升。改革開放之后,上海在全國率先普及了九年制義務教育,在各教育階段都實現了男女平等。20世紀90年代末以來,高等教育開始大規模擴招,女性人口中的高等教育水平比例大幅上漲。據統計,上海高等院校/科研機構在校女碩士生的比重自1986年前不到20%,到1996年起超過30%,2003年跨過40%,2010年已達48.5%。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上海高校畢業生中,獲得碩士學位女生6.84萬人,比男生多7705人,占碩士總數的50.3%;獲得博士學位女生1.27萬人,比男生少6441人,占博士總數的48.8%。四十年來,上海女性在各級教育上的受教育機會快速上升,受教育水平的性別差距逐漸縮小。截至2015年,上海女性平均受教育年限為10.5年,比全國女性平均受教育年限高出3.3年,處于高人類發展水平(男女之比為8.3:7.8)和極高人類發展水平之間(男女之比為12.2:12.1)。

6、晚婚晚育已成趨勢,未婚女青年的比例攀升

與全國相比,上海男女的初婚年齡提高速度高于全國水平,且女性初婚年齡的提高幅度高于男性。截至2015年,上海男女的平均初婚年齡分別為30.3歲和28.4歲,比2005年分別提高了5.0歲和5.4歲,比2010年分別提高了1.5歲和1.9歲。2015年,上海女性的初育年齡為29.0歲,已經高于很多西方發達國家,與歐盟平均水平持平。但還略低于日本、韓國、意大利這些家庭主義福利國家。比較2005年和2015年的有配偶人口比例可知,女性有配偶的比例在各年齡段都有下降,且在25-29歲年齡組降幅達11.5%,30-34歲年齡組降幅也達7.6%。也就是說,在過去十年中,青年男性的婚姻狀況變化不大,而青年女性的婚姻狀況發生顯著變化。男女在婚姻狀況上的變化差異,形成了公眾對女性青年結婚難的焦慮。

圖4 上海女性初育年齡及國際比較

image008.jpg

說明:上海為2015年數據,其他國家數據都是2014年數據。

7、女性職業層次不斷提升,但職業性別隔離未見改善

近幾十年來,隨著經濟體制改革以及城市化、市場化與全球化的推進,伴隨著上海經濟結構的轉型,從事第三產業的女性顯著增加。2015年,在第三產業就業的女性占比達78.2%,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42.3%)。上海女性受教育程度不斷提高,使她們有了更加廣闊的職業發展空間。從1982年到2015年,在全體女性就業人口中,從事各類負責人、專業技術人員、辦事人員和有關人員三個職業的比例,分別上升了2.7%、12%和8.5%,無論是絕對數還是增長幅度都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盡管女性的職業層次有了較大提升,但職業性別隔離仍然是就業領域長期存在的現象。一是男女兩性在各類職業中的構成比例存在很大差異,尤其是在高層級職業之中,2015年負責人中女性比例僅占29.1%,而男性占70.9%,是明顯的男性占主導的

職業。二是在同一個職業中層級越高的職位,女性比例也越低。2015年的數據顯示,女性在專業技術人員中的比例已超過男性,占到了51.9%,但以中、初級專業技術人員為多。職業階層越高,女性人才越少的局面在過去幾十年中未發生明顯改變。

8、女性在人大代表中的數量增加,進入決策層及領導機構

女性在全國和地方人大代表中的數量是國際上公認的衡量婦女政治參與的重要指標,這一指標在上海市級層面有較大進展。2018年上海市人大代表中的女性占比達33.2%,比1983年的22.5%上升了10.7個百分點。自1993年以來,女性在市人大代表中所占比例一直呈上升趨勢,且在2013年開始超過30%(為31.7%)。從全國范圍來看,在31個?。▍^、直轄市)人大會議女代表比例,上海居第三位,位居前兩位的分別是北京(38.0%)和廣東(33.3%)。上海女性也率先進入決策層及領導機構,自1980年代以來,在上海市委、人大、政府、政協四套領導班子中基本上都有女性成員,而從全國來看,直到2006年,中央才提出省級黨委、人大、政府、政協領導班子中女干部不少于1人的配額要求。上海不僅較早實現了市級黨政領導班子中有女性成員的目標,在過去近四十年里,有三屆市人大主任和兩屆市政協主席由女性擔任。

圖5 1983-2018年上海女性在全國人大和市人大代表的占比

image010.jpg

資料來源:歷屆上海人大選舉網站。

9、女性的雙重負擔日益加重,傳統性別分工依然存在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女性在經濟、教育中社會地位的提升,并未顯著改善其家務勞動的分擔,女性承擔著工作和家務的雙重負擔。一方面,女性面臨的職場壓力增大,勞動力市場競爭日趨激烈,對女性工作的時間和精力投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在傳統性別分工的文化慣性下,家庭中的女性成為兒童、老人、病人的主要照料者,女性的家務勞動壓力與日俱增。雙重壓力之下,加上傳統性別文化的暗示和輿論壓力,“婦女回家”成為一些家庭的理性策略。比較三次婦女地位調查數據可知,對于“男人應以社會為主,女人應以家庭為主”的觀念,不僅男性在1990-2010年期間贊同率上升,女性的贊同度也上升。表示“很不同意”的比例大大降低,女性從1990年的45.2%,到2000年下降了24.5個百分點,2010年再降5.2個百分點。與此相對,表示“非常同意”的百分比卻從1990年的2.6%上升到2010年的7.2%。

表1 對“男人應以社會為主,女人應以家庭為主”態度的年代變遷(單位:%)

1.jpg

數據來源: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上海婦女社會地位調查,轉引自《上海婦女地位研究(2000~2010)》,第272頁。

10、女性就業形勢不容樂觀,二孩政策加重女性家庭屬性

自“十三五”以來,上海女性總體就業形勢穩定,城鎮女性從業人員比重基本保持在40%左右,但很不平衡。最新的分區數據顯示,2017年上??傮w城鎮女性就業率為40.3%,但有9個區該比重未達40%,其中最低僅為26.5%,提升女性就業率任重道遠。近年來上海女性就業形勢嚴峻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經濟環境和就業形勢的變化。由于產業結構優化調整和減量化、環境治理等工作要求,部分中小企業和不符合相關規定的企業面臨關停并轉遷等問題,使原來就業的女性失去了就業崗位,而且因為相類似崗位減少造成再就業困難。二是國家生育政策的變化。2015年10月29日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宣布全面實施二胎政策。生育政策的調整,特別是全面兩孩政策實施后,加重了女性的家庭角色屬性,用人單位在用工選擇上的隱性歧視加重,女性在勞動力市場中面臨新的挑戰。

回顧上海四十年來的女性發展歷程,我們認為,只有加強婦女組織的引導,進一步推動社會性別主流化,充分保障女性的經濟和社會參與權益,提升家庭服務能級。通過社會保障和家庭支持緩解女性雙重壓力,提升婦女的安全感和獲得感,才能支持女性過上更美好的生活,才能應對當下社會發展所面臨的挑戰。未來,上海婦聯將多渠道,多元化推進上海婦女發展,我們相信上海的婦女發展事業將走在全國前列!

原创国产AV精品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