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0ewkg"><code id="0ewkg"></code></menu>
<sup id="0ewkg"><samp id="0ewkg"></samp></sup><optgroup id="0ewkg"></optgroup>
<center id="0ewkg"></center>
<noscript id="0ewkg"></noscript>
<tt id="0ewkg"><optgroup id="0ewkg"></optgroup></tt>
<tt id="0ewkg"><code id="0ewkg"></code></tt><tt id="0ewkg"><code id="0ewkg"></code></tt>
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海外掠影 > 正文

平等理念讓城市更美好

時間:2019-11-21 15:40

2018年8月22日到8月28日,上海婦女代表團一行5人,前往芬蘭和挪威兩個國家進行交流訪問。

芬蘭和挪威都是北歐的發達國家,他們在經濟發展的同時,不斷推動各個領域的人權平等,給代表團成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時他們人性化的城市服務也有許多值得借鑒的地方。

芬蘭篇:平等滲入到城市服務的每個角落

芬蘭的平等政策并不僅僅局限于性別的平等,而是體現在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芬蘭設有平等和反歧視委員會,主要目標和任務是:監測各類平等政策的落實以及城市服務的均衡提供。在芬蘭,平等被定義為人權的平等,包括性別平等、不同年齡人群的平等、種族平等、多元化人群的平等等等。

●平等首先體現在城市規劃上

城市服務分布均衡化

代表團考察的芬蘭埃斯波市,是芬蘭的第二大城市。埃市將整個城市規劃為5個分中心,各類服務在5個分中心均衡分布,居民在家周圍即可享受所有的必需服務。市政府只需規劃公共交通促進5個區域的聯系。芬蘭的下一步目標是在2030年實現所有城市的平等,減少城市和郊區之間的差距,實現城市交通的均衡化。

城市建設參與的平等化

對于城市建設,每一位市民都是平等的參與者。埃市有一個城市建設理念——Espo Story,即所有的居民和居留者都可以提出城市建設的建議。不僅大人們樂于積極發表城市建設的建議,青少年們也組成兒童議會商討城市建設事宜,而且市政府也會主動聆聽孩子們的意見,如調查幼兒園6歲小朋友理想中的城市是怎樣的。以人為本地吸納各方建議,從居民的需求出發建設城市。大眾平等和充分的參與,讓埃市成為一座可信賴、勇于創新的城市——2016~2017年該市被評為全歐洲可持續發展的城市。

在此要特別介紹芬蘭的兒童議會。芬蘭的兒童議會已有十幾年的歷史,13~18歲的青少年在學校里通過自薦、選舉,產生40人規模的兒童議會。這40名學生議員將被分配到政府和社會的不同的部門,在那里他們可以參與會議討論,發表意見,而這些部門也會傾聽孩子的想法。兒童議會不僅鍛煉了青少年的參政能力,同時也讓政府和社會的相關部門收集到了這一群體的真實想法,從而為他們提供更適宜的服務。

●全方位的性別平等

芬蘭的性別平等首先體現在嚴格落實《歐洲憲章》和《性別平等法》的內容上。保障女性參與政治,優越的產假政策、日托服務,全方位的社會組織支持,為女性提供全面的法律保障。

女性的政治參與

議會選舉時,對性別配額有最低比例的控制,比如女性或男性必須占到40%,最初這一配額的要求是對女性參政的保障,現在在芬蘭,議會議員男女比例在1:1左右,而隨著女性政治參與力的不斷增強,現在已有女性比例壓倒男性的態勢,而這一配額的最低保障線現在倒成了對男性參政的保障。

產假政策

芬蘭帶薪產假共10個月,前3個月由媽媽休,2個月由爸爸休,5個月父母雙方可以自由選擇由誰休。10個月以后孩子即可以進入日托中心,但父母也可以選擇繼續在家帶孩子,用人單位每月只給予300歐元的補助。

日托服務

在芬蘭,孩子10個月就可以進入日托中心。日托中心的數量完全滿足孩子的入托需求。日托中心的服務時間為7:30~17:00,與父母的上下班時間相銜接,解決家庭的后顧之憂。

社會組織支持

芬蘭有覆蓋廣泛的促進女性就業的社會組織,其日常運營有來自企業的捐助和政府的幫助,能滿足日常運營及開展可持續服務和活動的需要。這些組織宣傳鼓勵男性休產假,在家帶孩子,推動女性更快回到工作崗位;為女性提供職業技能培訓,提升女性的職業素養和就業能力;幫助女性建立人際關系網,為她們介紹工作資源,促進女性就業;組織各類講座和沙龍,引導女性更好地平衡工作和家庭;組織在開展活動時,鼓勵婦女帶孩子參加,并為參與活動的女性提供臨時的子女照看服務,幫助女性在提升能力的同時照顧好孩子。

●社會服務與保障為家庭解決后顧之憂

托育服務:讓父母們安心上班

在芬蘭托育服務分為兩種形式:社區活動中心和幼兒園。

芬蘭每個社區都建有兒童活動中心,這些兒童活動中心設有戶外活動場所和室內活動場地,提供必要的運動設施和玩具,每天8點~16點開放,對于芬蘭家庭來說,這里就像自家的客廳,監護人可以免費帶孩子來玩。也可以比較低廉的價格租給家庭開辦生日party等。

在芬蘭,兒童10個月可以進入幼兒園,也叫做日托中心。日托中心開設三類年齡段的班級,1~3歲、3~5歲、學齡前,相近年齡段的孩子混齡教育。芬蘭的幼兒園教育強調兒童的獨立生活能力的培養,有豐富的戶外活動安排和生活能力訓練項目。幼兒園設施簡樸實用。

ISO-Omena服務中心:政府建立的兒童和家庭服務機構

芬蘭政府認為,兒童是家庭和城市發展的中心,兒童的健康成長不僅是家庭的責任,也是社會的責任。所以,在他們的法律和政府的支持下,ISO-Omena服務中心建立了起來。

ISO-Omena服務中心是一種為家庭提供免費的咨詢和支持服務的機構,所提供的服務覆蓋兒童和家庭發展的方方面面,如孕期及新生兒護理指導、兒童習慣改善、家庭關系、父母精神問題等等。它所提供服務的方式分為兩類。一類是當家庭在養育和教育子女遇到困難和問題時,主動向機構求助,機構及時回應提供指導和支持;另一類是機構主動發現一些孩子處于不健康的環境中,主動干預。

ISO-Omena服務模式有四大特點。

首先,ISO-Omena服務中心注重服務獲得的便捷性。咨詢者可通過打電話、或者網站提交申請表,也可以通過機構安排在日托中心、博物館或超市的工作人員聯系到機構。確保家庭在哪兒、服務就在哪兒。

其次,他們非常注重服務響應的及時性。各種渠道反映上來的問題,機構一般在3個工作日內會和申請人聯系,除了給予指導,更多地是與客戶一起商討如何更好地共同解決問題,采取客戶認可和接受的方式提供服務。

第三,該機構也很注重服務受理的一口性。機構是唯一的問題受理入口,政府與非政府之間展開廣泛的合作,面對較復雜的問題時,會整合不同組織來實現問題的系統解決。

最后,他們注重工作團隊的溝通和綜合能力建設。機構有穩定的工作團隊,每天早上會對受到的咨詢求助進行分類,及時交由相關方面的工作人員處理;工作團隊會定期做崗位的互換,使得工作人員能接觸到各種不同的服務和崗位,提高解決問題的能力。

挪威篇:性別平等體現在女性政治與經濟參與度上

●女性的政治參與

挪威的女性地位較高,有廣泛的政治參與度。在政界,婦女占40%,如現在執政的右翼黨中有50%是婦女,挪威工黨、奧斯陸政府中的從業女性已超過了50%,且在政府領導層和公共機關領導層女性已經實現了一個比較好的比例,接待代表團的就是一位奧斯陸的女市長。

●女性的經濟參與

首先,在政策層面,挪威有許多政黨,盡管政見不同,但在促進婦女就業方面都持正面態度。其次,在就業中避免性別歧視。如:在招錄員工時不允許詢問是否懷孕之類的問題,父母雙方分享帶薪產假,15周的父親強制產假,等等。再次,關注不同職業中的性別平衡。如在女性從業者較多的衛生領域,政府要求招收更多的男性;在被男性霸占的行業,政府則要求一定要在招聘時寫明招收女性的人數和比例并保證實現。

各類促進女性經濟參與政策的實施,推動了挪威的女性就業??傮w而言,在挪威,女性的就業率很高,但不平等的問題也并非完全沒有。一是企業最高層的領導仍是以男性為主,據統計,企業的董事會中,女性可占40%,但企業的最高層領導,女性只占25%;二是女性參與全職工作的比例較低。女性就業占就業年齡段婦女總人數的68%,而這個當中有35%的女性從事的是非全日制的彈性工作,如老人院的護理工作等,這些計時工作收入低。因此在經濟參與方面完全實現男女平等仍有很大的挑戰。

●產假政策鼓勵父親的參與

挪威通過產假政策的設計來鼓勵生育、支持女性就業、引導父親更多地承擔家庭責任,從而推動男女平等的實現。

挪威全部的帶薪產假為59周,其中15周為媽媽專屬假,15周為爸爸專屬假,還有29周可由父母雙方協商決定由誰休。一般孩子出生后的第一個15周都是媽媽休假,其后便由夫妻雙方協商決定由誰休假。15周的爸爸專屬假,爸爸必須休,如果不休,會取消相應的津貼。這種強制休假方式,客觀上平衡了生育對男女雙方的影響,從而促進了女性的就業。如90年代以來,私營企業不愿意招收女性,而父親強制假政策實施后,私營企業錄用員工的性別歧視狀況得到了很大改善。

如果女性在哺乳期即回歸工作崗位,挪威法律允許其根據哺乳嬰兒的需要,彈性地安排工作時間;如果孩子生病,還額外給予母親12天的法定休假。

在挪威,孩子最低的入托年齡為1周歲,也就是說帶薪產假之后,孩子便可以進入托兒所或幼兒園,實現了無縫銜接。

挪威還規定,父母除享有一年帶薪產假外,還可享有一年過渡期。在過渡期的這一年,用人單位必須保留媽媽的工作崗位,而幼兒園也必須保留孩子的入園席位。

為鼓勵家長就業和滿足所有孩子的入園需求,挪威鼓勵政府和社會興辦幼兒園,目前挪威公辦和民辦的幼兒園各占50%。政府、企業、個人只要符合相應資質,都可以辦托兒所和幼兒園,并獲得政府津貼,政府每年投入30個億用于托育服務。挪威的托幼機構不僅在數量上完全滿足需求,同時質量受到監督,并且在收費方面,不論是公辦還是民辦,收費都不能超過統一標準。

在各類政策的支持下,挪威實現了較高的嬰兒出生率,近年維持在1.7~2.1左右。同時這些政策促進了女性的就業,對父母在家庭中的角色也產生了很大影響,在挪威,大街上可以看到很多爸爸在帶孩子。

(執筆:廖雅珍)

原创国产AV精品剧情